帕斯卡《沉思錄》唯美語錄

 imcoffeir   2015-05-30 11:36   2129 人閱讀  0 條評論

     人只不過是一根蘆草,是自然界最脆弱的東西;但他是一根能思想的蘆草。用不著整個宇宙都拿起武器來才能毀滅他;一口氣,一滴水就足以致他死命了。然而,縱使宇宙毀滅了他,人卻仍然要比致他死亡的東西高貴得多;因為他知道自己要死亡了,以及宇宙對他所具有的優勢,而宇宙對此卻是一無所知。

    因而,我們全部的尊嚴就在于思想。正是由于它而不是由于我們所無法填充的空間和時間,我們才必須提高自己。因此,我們要努力好好地思想;這就是道德的原則。
    能思想的蘆葦——我應該追求自己的尊嚴,絕不是求之于空間,而是求之于自己思想的規定。我占有多少土地都不會有用;由于空間,宇宙囊括了我并吞沒了我,有如一個質點;由于思想,我卻囊括了宇宙。
我不知道是誰把我安置到世界上來的,也不知道世界是什么,我自己又是什么?我對一切事物都處于一種可怕的愚昧無知之中。我不知道我的身體是什么,我的感官是什么,我的靈魂是什么,以及甚至于我自己的那一部分是什么——那一部分在思想著我所說的話,它對一切、也對它     自身進行思考,而它對自身之不了解一點也不亞于對其他事物。
我看到整個宇宙的可怖的空間包圍了我,我發見自己被附著在那個廣袤無垠的領域的一角,而我又不知道我何以被安置在這個地點而不是在另一點,也不知道何以使我得以生存的這一小點時間要把我固定在這一點上,而不是在先我而往的全部永恒與繼我而來的全部永恒中的另一點上。
    我看見的只是各個方面的無窮,它把我包圍的像個原子,又像個僅僅曇花一現就一去不復返的影子。我所明了的全部,就是我很快地就會死亡,然而我所為最無知的又正是這種我所無法逃避的死亡本身?!?br/>    “正像我不知道我從何而來,我同樣也不知道我往何處去;我僅僅知道在離開這個世界時,我就要永遠地或則是歸于烏有,或則是落到一位憤怒的上帝的手里,而并不知道這兩種情況哪一種應該是我永恒的應分。這就是我的情形,它充滿了脆弱和不確定。
    由這一切,我就結論說,我因此就應該不再夢想去探求將會向我臨頭的事情而度過我一生全部的日子。也許我會在我的懷疑中找到某些啟明;但是我不肯費那種氣力,也不肯邁出一步去尋求它;然后,在沒有恐懼地去碰碰這樣一件大事,并讓自己在對自己未來情況的永恒性無從確定的情形之下,懨懨地被引向死亡?!?br/>    “讓我們想象有一大群人披枷戴鎖,都被判了死刑,他們之中天堂有一些人在其余的人的眼前被處決,那些活下來的人就從他們同伴的境況里看到了自己的境況,他們充滿悲痛而又毫無希望地面目相覷,都在等待著輪到自己。這就是人類境況的縮影"
    “信仰好比是一場賭博,你有兩樣東西可輸:即真與善;有兩樣東西可賭:即你的理智和你的意志,你的知識和你的福祉;而你的天性又有兩樣東西要躲藏:即錯誤與悲慘",既然你非選擇不可,而得與失的機遇相同,那么,你必須把賭注下在上帝存在這一點上,因為"假如你贏了,你就贏得了一切;假如你輸了,你卻一無所失。因此,你就不必遲疑去賭上帝存在吧"
    "人對小事的感覺敏銳和對大事的麻木不仁"。比如,一個人唯恐喪失一點金錢,一個職務或者一點名聲,但就是這同個人,明明知道自己一死就喪失一切卻無動于衷,你告訴他只要你信上帝,就是失去了生命還會得到生命,但他毫不動情,"看到在同一顆心里而且就在同一個時間內,既對最微小的事情這樣敏感,而對最重大的事情又那樣麻木得出奇;這真是一件奇怪的事"
    "人類曾經一度有過一種真正的幸福,而現在人類卻對它只保留著完全空洞的標志和痕跡。人類在徒勞無益地力求能以自己周圍的一切事物來填充它,要從并不存在的事物之中尋求他所不能得之于現存事物的那種支持。然而這一切都是做不到的,因為無限的深淵只能是被一種無限的、不變的對象所填充,也就是說,只能被上帝本身所填充"
    "讓人尊重自己的價值吧。讓他熱愛自己吧,因為在他身上有一種足以美好的天性;可是讓他不要因此也愛自己身上的卑賤吧。讓他鄙視自己吧,因為這種能力是空虛的;可是讓他不要因此也鄙視這種天賦的能力。讓他恨自己吧,讓他愛自己吧:他的身上有著認識真理和可以幸福的能力;然而他卻根本沒有獲得真理,無論是永恒的真理,還是滿意的真理"。

 

 

本文地址:http://www.nctzz.com/jdyl/78.html
版權聲明:本文為原創文章,版權歸 imcoffeir 所有,歡迎分享本文,轉載請保留出處!

 發表評論


表情

還沒有留言,還不快點搶沙發?